當前位置:首頁 > 日照要聞
我要投稿

曹偉:最大的遺憾沒能回去看看父母

發布時間:2020-04-02 11:29:28

a22.png

曹偉:最大的遺憾沒能回去看看父母

日照報業全媒體記者 宋慶艷

3.jpg

  身為湖北伢的曹偉,在方艙里是一個“暖男”,被艙友笑稱為“行走的二維碼”。此行,他唯一的遺憾就是一直沒有向父母說明實情,因為他知道母親會因此擔驚受怕。“等到暑假,我會帶著妻子、孩子一起回去看望父母!”曹偉說。

  “終于回家了!”看到日蘭高速公路零點收費站熟悉的“日照”二字,日照市第三批援鄂醫療隊隊員,莒縣人民醫院腫瘤科三病區主任、主治醫師曹偉的臉上露出了笑容。

  “老婆,我回來啦!”從大巴上下來,曹偉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人群里的妻子余小妹。無需語言,相擁而泣,或許就是最好的表白。

  曹偉的故鄉是離武漢僅70余公里的湖北咸寧,2002年,他大學畢業,便來到莒縣人民醫院,轉眼已在這里工作了18年。

  武漢突發新冠肺炎疫情后,獲悉山東省組建首批援助湖北醫療隊,曹偉便開始連續多次提交“請戰書”,希望回到湖北參加戰“疫”。2月9日清早,他終于得到院領導同意。當天下午,作為山東省第八批援助湖北醫療隊的一員,曹偉與“戰友”們一道飛赴武漢。

  通過培訓和考核后,2月11日晚,曹偉和另外12名山東醫療隊的隊員分成第六組,首批進入武漢漢陽國博方艙醫院開展救護工作。入艙前,他特意將頭發剃光,自稱“少林師傅”。

  從晚上10點入艙到凌晨4點結束,在那6個小時里,作為首批入艙隊員的他,需要看護100多個病號,除了負責密切觀察重癥患者生命體征、體溫和血氧飽和度,還要在結束時監督所有隊員脫防護服,他總是最后一個出來。渴了就舔一口汗水,累了就在椅子上坐一小會兒。

  身為湖北伢的曹偉,在方艙里也是一個“暖男”。他是心理疏導志愿者,防護服上貼著心理疏導微信群的二維碼,被艙友笑稱為“行走的二維碼”,在微信群里保持著與艙友們的溝通疏導;他是熱心助人的朋友,一位艙友大姐患有癡呆癥的老母親離家出走,他緊急聯系社區書記,找到了老人,為防止出現不測,又協助把老人送往隔離點。

  在武漢抗疫期間,與曹偉通過微信、電話保持單線聯系的艙友有60多位,這些艙友出院后,一直與他保持聯系,無論是生活中,還是病情上的各種問題,都喜歡和他交流。據介紹,山東醫療隊累計收治病人數599人,累計治愈出院人數305人,實現了患者“零返艙”“零死亡”“零事故”“零投訴”。

  3月17日,人民日報官方抖音推送了一條山東援鄂醫療隊撤離時,曹偉向來送行的武漢人民鞠躬告別的動態,感動了全國諸多網友。截至3月18日17時,這條抖音已獲得9 6 . 9萬點贊,5000多次轉發。

  動態以“約好了,明年春天要來看櫻花,來吃熱干面!告別的這一幕,太感動!”為題,視頻中前來送行的武漢人民,向返程的山東援助湖北醫療隊呼喊道:“英雄們一路順風,一定要常回來看看啊!”離別時面對的是湖北人民的依依不舍,走在隊伍最后的曹偉多次鞠躬,致謝湖北人民的深情厚誼。

  “在方艙的時候穿上防護服,不僅憋悶,活動也很受限,平常一項簡單的檢查操作,在這里完成就要遲緩很多。一個班下來,出來的第一感覺只想就地躺下來。但再忙再累,只要看見病人一個個康復走出醫院,就覺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。”他說。

  此行,他唯一的遺憾就是一直沒有向父母說明實情,因為他知道母親會因此擔驚受怕。

  “等到暑假,我會帶著妻子、孩子一起回去看望父母!”曹偉說。

編輯:佘宗花
審核:厲敏
統籌:許靜
黑龙江苏11选5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