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 > 專題 > 日照報業集團黨建工作 > 全面從嚴治黨
我要投稿

【“我的家風傳承征集”】母親的人生厚愛充盈

發布時間:2017-08-31 16:47:10

  姥姥癱瘓,母親悉心伺候,久病床前,數年如一日,從不叫屈嫌累,沒有說過半句急話;母親和父親拉扯我們兄妹5人,靠面朝黃土背朝天,在恢復高考后的17年里,將我們全部送進高校大門,在四鄰八鄉傳為佳話……

  2010年4月16日,由中央文明辦主辦的“道德的傳承——全國道德模范與身邊好人現場交流活動”在日照廣播電視臺1000平方米演播大廳隆重舉行,母親榮獲中國好人“孝老愛親”模范稱號。

  2013年,在母親節來臨之際,日照市婦聯聯合齊魯晚報表彰第二屆日照市“十大優秀母親”,母親再次入列。

  母親的名字叫滕以秀,山東省日照市安東衛街道潘莊一村人,今年80歲。?

  “心眼兒好啊。"兩個年過七旬的孤寡老人拉著母親的手,熱淚長流。回憶起那個大家庭的溫暖,人們多少次為她默默祝福

  房東閨女婿上門,也一定請借住的一家子在同一張桌子前吃飯,不是一件隨隨便便的事。

  上世紀困難的六十年代,帶著不足兩歲的我,父親和母親去了東北小興安嶺深處的一個小山村。最初,借住在當地一戶家里。母親幫著挑水、推磨、喂豬,搶著種地、鋤草、扒玉米,什么活都實心實意地做,很快贏得了信任。房東有事外出,鑰匙就攥在她的手里,“人家整個家都交給咱了,咱可要對得起這份信任。”

  村里看母親心眼好,安排兩個年過七旬的孤寡老人住在我家里,有一位還是偏癱。在同一個屋檐下,老人飲食起居多是靠母親照顧,這一照顧就是五六年。

  樂于助人的品格口耳相傳,本村及周邊村子闖東北的一些單身漢,紛紛前去搭伙吃飯。到后來,有一戶拖兒帶女的來自江蘇的家庭,因為初到異地生活無著,也有好長一段寄居在我家這個凝結著濃濃情感的大家庭。臨回山東老家,兩位孤寡老人緊緊拉著母親的手不讓走,熱淚長流。三十戶的小村子,有十幾家爭著請吃飯,戀戀不舍。陸續回到老家的老老少少,回憶起那個大家庭的溫馨,無不嘖嘖感慨,有的多年后還四處打聽我們一家的變遷,有的多次上門稱謝,或托人捎來一生平安的祝福。

  母親長年照顧癱瘓在床的姥姥,為給我姥姥洗衣裳,冬天還要砸開河里厚厚的冰,雙手滿是裂開的血口子

  一下、兩下……用石頭砸,用搗衣杵敲,一道道炸紋縫隙越來越大,冰面終于開裂。一桶桶地拎出水來,冷水寒徹骨,雙手滿是裂開的血口子。

數九寒天,有幾年的時間,母親常常來到河沿,為癱瘓在床的姥姥洗衣裳。

  姥姥的衣裳總是干干爽爽。

  晚年的姥姥久病在床,成了母親的大心事,送水送飯,洗頭、洗腳、剪指甲、按摩,用溫水給姥姥擦身子,日復一日。

  母親在姥姥家是老大,下面有六個弟弟妹妹,姥爺長年有病不能干重活,母親就成了頂梁柱,推上超載的木轱轆車子,和男人一樣趕遠集也不打怵,有時還挑上大木筲,到嵐山頭裝海水掙工分。弟弟妹妹長大成人后,多在外地工作,母親又挑起了比一般人更重的擔子,除了拉扯我們,照料好家庭,還要到姥姥姥爺跟前里里外外地忙。

  姥姥去世后,心里空落落的三姨總是愛到母親這個大外甥女家住下,有時一呆就是半個多月,“在這里暖心,有時比兒女照顧得還周到!”

  我們兄妹5人,一個接一個,全部跨進了大學門檻。村里人都說,她給孩子烙的煎餅,3間大屋也盛不下啊

  日頭毒得像是要把人烤糊,玉米地密不透風,玉米地里的路長得足夠考驗毅力是否持久,汗水濕了又干干了又流。

  小妹小時候不幸得了小兒麻痹癥,母親背上小妹,先后去安東衛和青島治療一個多月。后來,需要每天去一個相鄰公社的虎山營房做理療,來回四十里路。在長達三個多月的時間里,母親又背上小妹,跑了一百多趟,托著小妹的雙手,被汗水浸泡得大面積褪皮。看到母親來去匆匆的身影,沿途人家總是連連感嘆:這個當娘的真不易啊!

  搭眼一望長得一兜勁的那片地往往是我家的,收成不比任何勤快的戶差。家里農活只能靠母親和父親兩個人,春種秋收卻很少落在后邊,外人納悶知情者卻服氣: “兩眼一睜,忙到熄燈,上地最早,回家最晚,兩頭見星星,收成能不好嗎?莊稼通人氣啊。”

  由于我們都上學,種地沒有幫手,缺少機械,父親和母親兩個就一個扶犁一個拉犁,肩膀上不知磨破過幾層皮,有時累得打晃,都快站不住了,還是咬牙堅持。為了這個家,母親知道自己不能倒下啊。

  又到我們來家拿煎餅的周末,又是半夜起身。起得太早,有時烙完了,離雞叫還有一大截。鏊子支在簡陋的草篷里,夏天悶出一身汗,大冬天,脊背凍得冰涼,碰到刮風下雨,又要遮雨,又忙著擋風。拿高中段來算,我們兄妹5人都在外地上學,全部學業完成就是十幾年的時間,十幾年得吃掉多少摞煎餅啊。村里人說:“她給孩子烙的煎餅,3間大屋也盛不下,一個汗珠子不知摔了多少瓣啊。”

  含辛茹苦養大我們兄妹5人,母親的身子骨幾乎垮了,落下了嚴重的腰腿疼病,還動過手術,有時走路都覺著吃力,但她不顧年老體弱,還是力所能及地幫助照看孫子、孫女和外孫,盡量不拖累兒女,“莊戶人,只要身子能動,就不能閑著。”

  老家的5間平房和東西廂房,被母親收拾得一塵不染,小院里滿是生機勃勃的花木。雖然年事已高,但是做慣了莊稼活的母親卻總是閑不下來。為了讓我們吃上放心菜,母親時常幫襯著父親打理小菜園,種植一些時令蔬菜。“外面的蔬菜有的打了農藥,吃了對身體不好,我多種點菜,孩子們回來時就可以拿一些回去。”母親說。

  對待兒媳婦和女婿,母親像對親生的兒女一樣,“有緣和我的孩子成親,就是一家人,就是自己的兒女了,對待自己的兒女,誰能有半點二心?”人前人后,連我的妹夫和弟媳婦都夸母親,一次,有人對我小兄弟的媳婦說:“提起你婆婆,從來沒聽你說過半個孬字啊。”

  讓我們養成良好的品德,踏踏實實為人做事,是母親常在心頭念叨的要緊事。看到我們的優異成績,再苦再累也覺著甜了

  家里最顯眼的,就是堂屋里貼得滿滿的獎狀。

  我們從小到大,母親一直將養成好品性放在心頭,常常說為人要厚道,要吃苦耐勞、勤奮好學。提到當初供我們上學,母親感慨地說:“我沒什么文化,但是孩子喜歡學習,我就得支持,這是好事。”

  我們也很爭氣,個個積極向上,到了高中階段,每次考試,幾乎都名列班級前三名,還經常代表班級參加各類學習競賽。

  每個人的成長都是一個漫長而又艱難的過程,兄妹5人的成長更是如此。從小學到高中,我們的學習時間,累計長達近50年,僅從1979年我考取本科院校,到1996年最小的弟弟走進大學校門,也是漫漫1 7載。在那困難的年代里,一個農民家庭,作為母親,該付出多少心血啊。

  恢復高考后,我們兄妹五人,一個接一個跨進了大學門檻,我成了新三屆本科生中的一員,二弟還考取了上海的名牌大學,畢業后又讀了名校的碩士研究生、博士研究生,小弟也獲得了醫學碩士學位。如今,我們兄妹5人都相繼成家立業,5個小家庭,獲得副高級、正高級職稱以上的就有5人,有的連年立功受獎,被評為日照市優秀共產黨員、山東省優秀新聞工作者,有的連續被評為市級骨干教師和市、省優秀教師,成為高中校長,有的還走上了處級領導崗位……(竇永堂)

編輯:佘宗花
審核:
統籌:
黑龙江苏11选5走势图 江西福彩快3开奖查询 陕西十一选五遗漏查询 吉林11选五号码走势图彩经网 现在最正规的娱乐平台 上海时时乐历史开奖号 湖北11选5奖励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走势 双色球胆拖投注对照表 广西快三综合走势图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手机版 梦幻城娱乐国际手机版 陕西十一选五最高遗漏 股票分析论文 小袋理财是个大骗局 彩票365手机版官方网站 河北11选五遗漏查询